Now Airing: Support Rui En in her first long form drama "老友万岁 Old Is Gold" on Ch8 from 28 May, during weekdays at 730pm.
Home   Rui En   Fan Club   News   Dramas   Music   Variety   Join  
 

RBKD @ Twitter

Click for more tweets | Follow @RBKD | Tweet to @RBKD

 

不凡的爱

演员

芮恩 (张宇航), 黄俊雄 (陈不群), 曹国辉 (子新/子健), 陈汉伟 (陈不凡), 郑惠玉 (林欣雅), 陈天文 (Andy), 王爱玲 (Cecelia), 朱厚任 (林存孝), 朱玉叶 (王秋月 ), Vina Lim (陈田田), 叶世品 (马世友(黑马)), 黄炯耀 (高立国(灰狗))

ˆback to top

 

故事概要

从前平淡却幸福的日子……

陈不凡一家五口:妻子林欣雅、女儿陈田田、岳父母住在一间四房式的组屋里,相处融洽,乐也融融,不凡是个乐天、顾家、勤奋的人,在一间冷藏公司的冷藏部门当小主管,欣雅是个补习老师,不凡的父母去世以后,他就肩负照顾弟弟不群的责任,不群为了方便工作,和朋友在外头租了房子,只在周末回家,但是从小和哥哥感情浓厚。

不凡没有任何不良的嗜好,最大的爱好是钓鱼,每个周末,一定约几个好友:马世友(绰号黑马)、高立国(绰号灰狗)、白茂林(绰号白毛)一起出海或是到海边钓鱼,然后把钓来的鱼送人分享,众友人当中,黑马好色成性,饥不择食;灰狗经过多次的相亲失败,虽然喜欢女同事Cecilia,却因为自卑不敢表达。
黑马每次利用钓鱼之名,跑去泡夜店、嫖妓,每次要不凡等人在老婆面前帮他圆谎,不凡等人屡劝不听,一再警告他当心染上风流病,黑马说中多多也没这么准,还整天笑不凡不会享受人生,一生只有一个老婆,乏味无趣,不凡都一笑置之。

不凡和欣雅是高中时期相识,相恋、结婚,欣雅自从生下田田后,体质较弱,就辞去小学教书工作,当补习老师,因为是家中么女,从小依赖性格,婚后对不凡一样依赖,家里大小事都要征求不凡的意见,甚至父母和兄嫂发生冲突,她都得向丈夫求助,不凡因此常戏称如果自己先死,欣雅一定活不下去。

不凡最疼爱的是他唯一的女儿田田,由于欣雅第一次生产时差一点难产,所以生下田田后就不敢再生育,生性喜欢小孩的不凡只好把遗憾隐藏起来,欣雅因为难产的阴影,担心再怀孕,难免抗拒房第之事,不凡也不勉强妻子,倒是欣雅的母亲,担心不凡会因此在外寻花问柳,经常提醒欣雅,不要忽略了丈夫的需要,欣雅问过不凡,不凡笑说自己不是黑马,没有女人不下行,欣雅也就放心了。

对于独生女田田,两夫妻都十分宠爱,田田从小就养成男子头的性格,是组屋区里的小头头,经常做男子头装扮,和邻居小孩打球、踢球,她立志要进去体育学校,将来当个运动员,那些少林足球、功夫灌篮的电影,她可以一看再看,甚至模仿里头的招式,常搞到浑身是伤,让欣雅头疼不已。

不凡的岳父林存孝、岳母王秋月因为与媳妇不睦,整天为了小事闹的不愉快,不凡夫妻居中调解不了,干脆把两老接回家中住,存孝从年轻到老就特别有女人缘,结交很多风月场中的女朋友,桃花运不断,被戏称“桃花孝”,其实林存孝的原则是:只看不动,只说不做。偏偏没人相信他从来没有沾过别的女人,就连妻子也认定他外头有不少女人,让存孝啼笑皆非,存孝有时候为了帮那些“红颜知己”,故意拉不凡一起到风月场所,其实也借机会试探不凡的定力,搞到不凡落荒而逃,狼狈不堪,存孝告诉欣雅,不凡定力不够,千万不要让他有机会去吃野味,欣雅一笑置之。

不凡差一点吃上野味……

又是一个普通的周末,不凡例常约了黑马、灰狗、白毛一起去钓鱼。不凡到了码头,灰狗和白毛因为临时有事不来了,黑马姗姗来迟,身边居然带了个青春貌美的女伴萧红,不凡懒得理会,独自钓鱼,耳边不断传来黑马和女伴的调笑声,不凡忍无可忍,正要和黑马交涉,突然,黑马的老婆带着一队娘子军杀到,将萧红和黑马大打一顿,黑马强被老婆扯走,扫兴的不凡失去钓鱼的兴致,准备回家,见受了伤,步履艰难的萧红,一时不忍心,遂载了萧红一程。
萧红在车上倾诉自己的悲惨遭遇,不凡同情不已,将萧红送到芽笼,萧红是有心人,早看出不凡是个少涉足风月场所、经不起诱惑的男人,三两下挑逗,不凡差一点打破防线,却想起了生平第一次嫖了妓的往事……

原来几年前,不凡出国公干,因为一时经不起诱惑,与当地一名女子发生一夜情,事后发现该女子其实是一名流莺,对妻子的愧疚,加上知道该女子的真正身份后的反感,让他从此引以为戒,发誓绝对不会有第二次,所以,多年来,他信守自己的誓约,不让自己有越轨的机会,也把这个秘密深藏心里。可是与萧红的接触,让他又禁不住心猿意马起来,心里强烈的欲望差一点支配了他的思考力与理性,不凡努力“戒色”,萧红却三番四次找不凡,甚至找上门,吓坏了不凡,幸亏萧红佯称是市场的同事,欣雅等人也不怀疑。不凡怒斥萧红跑上门来是想破坏自己的家庭,萧红突然亮出自己和不凡亲热的录影,向不凡要胁给钱……

爱之病悄悄的侵袭……

存孝悄悄告诉欣雅,有个“女朋友”见到不凡出入芽笼妓院,欣雅不相信。不凡决定想带欣雅和田田去旅行,不料还未成行,不凡因为长时间的咳嗽和消瘦,听过爱之病讲座,怀疑自己得了爱之病,经过身体检查,惊悉自己竟然真的得了爱之病,病原在他的身体潜伏了几年之久,传染给他的就是他唯一一次的嫖妓对象,该外国陌生女子。

医药报告把不凡吓得脸都变白了,之后医生说些什么他都听不进去了,耳朵嗡嗡作响,不知身在何处,等到田田找到他时,发现爸爸呆站在雨中淋雨,她把爸爸拉到屋檐下,帮爸爸抹干脸上的雨水,吃惊的发现爸爸流泪了……

不凡病的更厉害了,发烧,咳嗽,他把自己关在房里,变得阴阳怪气的,不让人靠近,连最疼的田田也被他赶出房,欣雅劝他看医生,他坚持不肯,欣雅的母亲说他是中了邪了,要去庙里问神,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的恐惧,他怕死了,怕自己把病传给妻子女儿,那就一切都完了,惶惶终日的他,向义工张宇航求助,张宇航鼓励他去接受治疗,向老婆坦白,这是他必需做的,寻求妻子和家人的谅解,也让老婆和女儿接受检验,他几经挣扎,始终没有这个勇气。

无辜的受害者……

不凡犹疑挣扎,不敢告诉家人,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疾病,万念俱灰的他只能不断的找宇航倾吐心事,他逃避去面对现实,当欣雅主动与他亲热时,他逃开了,欣雅怀疑他是不是像母亲说的,真的在外面有了女人,他目瞪口呆,无法言语,欣雅以为不凡真的有了外遇,伤心不已,再三追问,不凡难以应对,夫妻关系蒙上阴影。

义工张宇航年轻美丽,充满青春活力,热爱生命,她鼓励不凡接受事实,怨天尤人,懊悔、自责,甚至责怪他人都于事无补,不凡激动的指宇航不明白自己的心情,朋友风流一辈子,相安无事,一向循规蹈矩的自己,只是多年前偶尔放纵自己一次,就倒霉的染了病,上天对自己不公。

不凡当然不知道,其实宇航很了解他的心态,因为她自己也是个爱之病带病患,她比不凡更无辜,传染给她的是她唯一的男朋友,她既不能接受男朋友对她的不忠,更怨恨男朋友把病毒传染给她,带着愤怒的情绪,她先向自己的几个要好朋友透露,没想到好友们立刻疏远、甚至怕再接触她,愤怒的情绪燃烧着她,她带着挑战社会的心态,把病情透露给来参加男朋友丧礼的亲朋戚友,所得到的待遇都是一样的,确定了社会对爱之病患的歧视、疏离,她把愤怒的情绪转移为一种能量,转而当上义工,去帮助更不幸的爱之病患者,多年来,在帮助其他病患的过程中,她认识到人性坚韧的一面,看到患难见真情的可贵。

男朋友因为放弃治疗,病发死了,宇航却更积极的对待生命,她告诉不凡,爱之病只要接受医药治疗,还是可以控制的,鼓励不凡把事实告诉家人,取得家人的谅解与支持,不凡仍旧迟迟不敢告诉家人。

欣雅见不凡最近病恹恹的,母亲一再提醒她不能忽略丈夫的需要,她主动与不凡亲热,不凡竟然拒绝她。

不群相信哥哥只是一时的迷惑,找上宇航,结果发现宇航是自己的中学同学,不群希望宇航不要破坏哥哥的家庭,不要再见不凡,说出对哥哥的敬爱,宇航有口莫辩,只能婉转表态,反而加深不群的误会。一天晚上,田田半夜睡醒,听见妈妈说要跟爸爸离婚,田田小小的心灵里为母亲抱不平,跑去见宇航,要宇航退出,宇航啼笑皆非,田田追赶宇航,不慎跌伤,宇航急将田田送医院,宇航要不凡据实告诉医生,让田田接受检查,检验结果,幸亏田田身上没有爱之病的病毒,不凡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家……,再也没有欢笑……

不凡知道再也瞒不下去了,他对欣雅说出真相,自己被染上爱之病,担心把病传给欣雅。欣雅觉得她的整个天空都变色了,她怎么也没法子接受这个可怕的事实,她在宇航的劝说下去做检验,证实她没有被不凡传染,虽然松了一口气,但是对丈夫的出轨她始终无法释然。

田田觉得爸爸和妈妈都变了,家里的气氛也变了,妈妈天天哭,爸爸天天坐着发呆,妈妈不跟爸爸说话,爸爸也不敢跟妈妈说话,爸爸不去上班了,最让田田不能理解的是,她被禁止外出,尤其不许和小朋友们一起打球,半夜,田田又听到父母亲要离婚,这次提出离婚的是爸爸,外公、外婆被惊动了,大骂不凡外面有女人,想抛弃妻女,不凡无法面对种种指责,跑了出去。

不凡徘徊街头,冲动的想自杀,欣雅追来,及时阻止了不凡,不凡痛不欲生,向欣雅忏悔,他无颜面对女儿、家人、亲友,要欣雅让自己自生自灭,欣雅无言,想起夫妻过去的种种恩情,不凡一直是个尽责的好丈夫、好父亲、好女婿,欣雅选择了原谅不凡,两夫妻最后抱头痛哭。

为了不让父母知道真相,欣雅不惜被父母误会,把父母赶到大哥家,存孝怀疑有内情,追问黑马、灰狗等人,三人不甚了了,对不凡的异常举动莫名,黑马恍然想起不凡告诉过自己曾经出国嫖妓的事,猜想不凡是被传染上了爱之病,试探不凡,见不凡态度隐讳,一帮好友都不敢再与不凡见面了。
不凡决定接受医药治疗,向上司梁在发透露自己的病,以为凭过往与梁在发的交情,还有医生证明了爱之病的正确传染途径,会得到梁在发的理解,保留工作,不料,梁在发还是担心事情终究会传开,影响公司的声誉和员工的安全,希望不凡自动辞职。

朋友的疏远、上司的屏弃、经济即将面临的困境,令不凡丧失了求生的斗志。一向依赖丈夫的欣雅,更不知道如何面对未来的人生道路,田田在日记里这样写:爸爸和妈妈整天不说话,家里静得好可怕、好可怕哦……

谜一样的宇航……

不群接近宇航,情不自禁被宇航吸引,喜欢上宇航,宇航对不群若即若离,因为自己是爱之病病患,不愿再涉及任何男女之间的感情,拒绝再见不群。

宇航对爱之病患的无私付出与关怀,深深的感动了不群,他积极参与义工活动,与宇航的接触机会多了,令他不解的是,宇航对病患和工作有用不完的热情、热忱与精力,对他却冷面冷眼,吝啬付出一丝丝的热情,不群越来越觉得宇航身上有个谜团,越想去揭发它,宇航避得更远了。

不群旁敲侧击,从一些旧同学口中探听到一些蛛丝马迹:宇航有个感情深厚的亲密男友,两年前因病去世,其他就不甚了了了。不群一厢情愿的以为宇航因为感情受创,从此拒绝接受新感情,可是又不能理解她对哥哥的感情,忍不住质问宇航,惹恼了宇航,不群逼问不凡,不凡斩钉截铁的否认与宇航的恋情,模棱两可的告诉不群,自己是因为朋友怀疑患上爱之病才与宇航接触,不群相信了,不凡称赞宇航是个好女孩,鼓励不群追求宇航。

热情彭湃的不群展开对宇航的热烈追求,宇航几乎招架不住,心里不是没有动摇的,可是,她理性的告诉自己,她必须坚守自己的职业操守,自己的处境更不容许再动情,她明确的拒绝不群的追求,表明永远不会接受不群。
不群当然是不死心的,他相信自己一定能打破这座里面热情燃烧的冰山。

秘密被揭发了……

田田被感染爱之病的传言越传越盛,到底是谁知道了这件事,到处去传播呢?原来匿名者是个根本不认识他们的少年Sky。那天,Sky在操场看田田和小彬他们踢球,后来,田田被欣雅强行带走,田田挣扎不回去,Sky无意间听见了欣雅和田田的对话:不可以告诉人家爸爸有爱之病……田田一知半解的。Sky因此误以为田田是个爱之病带病原者。可是这又关Sky什么事呢,他为什么要去告密呢?
原来Sky也是个爱之病患者,父母都患上了爱之病,他也在母体的时候就被感染了,懂事以后,父母始终隐瞒着他,虽然从小吃药,父母告诉他这是因为他体质弱,需要吃营养品,最让他不能接受的是,跟他一样传染到父母爱之病毒的姐姐,因为男朋友的离弃,自杀未遂变成植物人,Sky心里怨忿,偏激的他认为田田的父母和自己的父母一样,都是自私的,所以,他开始了一连串的匿名行动,揭发田田的病情。

自从怀疑不凡得到爱之病后,黑马不敢再有侥幸心理,绝迹妓院,在咖啡店被旧相好撞见,纠缠不休,黑马脱口而出自己的朋友被妓女传染了爱之病,不巧让存孝听见了,一再逼问,黑马不得已爆出不凡得了爱之病的秘密,秘密就这样传开来了……
本来已经陷入绝境的不凡和欣雅面临更大的打击,左邻右舍都知道了,整座组屋传得纷纷扰扰,不凡一家人成了洪水猛兽,人人见而避之,商店不敢做他们的生意,邻居不敢经过他家门口,到咖啡店吃东西,碗盘被丢掉……,等等行径让不凡和欣雅难堪、绝望,最无辜的是田田,再也没有小朋友敢跟她一起玩耍,她被完全孤立了,田田在和妈妈到咖啡店买早餐,在电梯碰见小彬和他妈妈,他们一看到田田,就像见到鬼一样,很快很快的跑了……

亲情的力量……

最震惊的当然就是不群,他终于明白一连串发生的事情,是因为不凡的患病,在不凡一家人最无助彷徨的时候,他伸出了亲情的手,尝试帮助不凡一家走出黑暗,另一方面,宇航对不群还是冷冷淡淡的,不群忍无可忍,试图逼宇航走出男友病逝的阴影,几乎激怒了宇航,宇航经过冷静的审视,她惊觉自己不知不觉中对不群动了情,公私两方面都不允许她有这样的放纵,宇航心如止水的心境,被不群搅乱了。
存孝和秋月知道不凡被妓女传了爱之病,大发雷霆,痛骂不凡,欣雅经过一段日子的沉淀,开始宿命的接受一切,要与不凡一起患难,存孝夫妻想到不凡一向种种的好,原谅了不凡,欣平夫妻则反应强烈,每次存孝和秋月去见了欣雅回来,就要存孝和秋月消毒一番,不可以接近孙子,搞得存孝夫妻气哭不是,也深刻的感受到不凡和欣雅所面对的压力与歧视,当欣平的妻子要两老断绝和欣雅来往,存孝一气之下,搬回不凡家,选择与女儿女婿共患难。

不凡每个月的医药费是个沉重的负担,欣雅肩负起赚钱养家的重担,奔波来往学生家中教补习,又要小心翼翼的隐瞒丈夫患病的真相,不凡终于在一间离家很远的工厂谋得一份夜间保安工作,既可以不用每天回家面对妻女,加深心里的内疚,又可以减少面对人群,他孤立自己,白天关在工厂的小货舱睡觉,晚上值班,欣雅知情后,执意要不凡回家,坚强面对生命,爱之病只要接受药物治疗,是可以过正常的生活的,不凡终于回到妻子女儿身边。

这时候,欣雅结识了自己的补习学生Moon的父亲Andy,Andy有意的介入欣雅和不凡的生活,究竟 Andy有什么目的,在不凡和欣雅的婚姻起了什么样的冲击?身心皆疲的欣雅、越来越自闭的田田,消沉的不凡面对这样的冲击,感情是更加凝聚,还是经不起考验呢?他们能不能走出阴霾?宇航会不会把患病的秘密告诉不群?不群知道之后,能不能接受?

也许社会大众没有办法全面抛开歧视的眼光,克服恐惧的心理接受爱之病患者,但是作为家人,不离不弃的亲情、风雨同路的支持、真心实意的关怀,是最大最大的力量,很多很多爱之病患者都是因为家人的这股力量,才可以继续走的更远更坚韧……

 

Source: MediaCorp

For English version, click here.

ˆback to top

 

影集

Channel 8

By My Side
不凡的爱

(Year 2008)

 

ˆback to top

 

YouTube

ˆback to top

 

其他

Archives of [By My Side]
MediaCorp
Mobile Downloads

ˆback to top

Last modified on 15 December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