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i En confirms new Channel 8 drama 《阴错阳差》, slated to air in March 2019. Will start filming in mid-September 2018.
Home   Rui En   Fan Club   News   Dramas   Music   Variety   Join  
 

RBKD @ Twitter

Click for more tweets | Follow @RBKD | Tweet to @RBKD

 

13 June 2018 | 10:08 am
Zaobao: 红星大奖中 超级红星 何去何从?

洪铭铧 报道

这个奖再颁下去,超级红星会不会比一般艺人还多?

21名“超级红星”如今状况如何?

新传媒从2004年开始设立“超级红星奖”,不知不觉已到第15个年头,也创造出21名俗称“上神台”的“超级红星”。

有观众通过《联合早报》影艺热线指出,再颁下去,会不会超级红星比一般艺人还多?听起来有点夸张,却并非毫无事实根据。

“十大”让位给后辈

一名艺人受访时告诉记者,电视台当年“养”百名艺人(指全合约艺人),超级红星奖得主只是少数,慢慢发展到现在自家艺人减半,但超级红星将继续增加,按比例来看,超级红星感觉并没那么“超级”。

超级红星奖在过去24届颁奖礼中,陆续诞生21名得主,从第一届的李南星、郑惠玉、周初明开始,之后有范文芳、谢韶光、陈莉萍、黄碧仁、李国煌、李铭顺、向云、郑斌辉、陈汉玮、王禄江、赖怡伶、欧萱、戚玉武、瑞恩、白薇秀、黄俊雄、权怡凤,以及最新将于明年加冕的钟琴。

超级红星奖是颁发给获得10次“十大最受欢迎男艺人”或“十大最受欢迎女艺人”奖项的艺人。艺人获得第10个“十大”奖项后,将不再入围“最受欢迎”奖项,以让出位子给后辈接棒,为电视台增添新血。

这个点子有它的意义,只不过执行24年后,开始引发问题。前几年,新传媒采取百分百公众投票制度,结果打进十大的艺人,有些令观众不太信服,或质疑资历太浅。今年,电视台从善如流,以民调和票选各占一半,结果资深艺人不少入榜,和新生代平分秋色,不过却引起一些人的疑问:这样下去,资深艺人很有可能一个接一个获超级红星奖,会不会变成人数过多,不再“超级”?

记者访问多名“超级红星”,不过或许因为身份“尴尬”,仍属新传媒的艺人绝大多数没有回应,只有已离开者受访发表看法。

李铭顺:超级红星   继续角逐“十大”

李铭顺看了今年的颁奖礼,表示圈中有议论,主要是担心随着更多当红艺人的上位、离开,新人接不上位,可能出现断层。

他指出:“本地艺人不多,奖项相对易得,十年就上‘神台’会不会太快?在中国,流量小生新闻多,但资深演员才有价值,每个年龄层的艺人应该都有机会呈现最好的一面,奖项应该反映出演员越久越有价值,而且演技是永久性的。

他建议,艺人获得十次最受欢迎奖后,可以获得类似超级红星奖的鼓励和肯定,但之后继续参与最受欢迎奖项的角逐。他认为,电视台不必担心太多资深艺人挡住新人出头的机会,新人如果用比较久的时间得奖,总比太容易就得奖的好。他寄望奖项水平越来越高,才会把流失的观众吸引回来。

一名幕后人说,今年红星大奖开放给无约艺人角逐,表面上看是好事,可以促进竞争,不过所谓民调是怎么进行的,问什么问题,排名如何,民调和票选分数怎么相加,这些都不透明。如果红星大奖要做到全民觉得有公信力和权威性,这方面要再改进。

欧菁仙:反对设超级红星奖 

黄碧仁觉得“超级红星会不会太多”要看问谁,对于还差几座奖就要上“神台”的艺人来说,或许很不公平。她觉得如果继续颁下去也无可厚非。

郑斌辉看到超级红星增加的趋势,也觉得可能太多,他建议或许可让这个奖项增添一个条件,即必须也得过演技奖或主持奖,确保得主除了人气之外,专业表现也受认可。

向云则指出,以目前的形势来看,能和年轻艺人一争天下的资深也就固定那几位,所以她不太担心超级红星会无节制地增加。

欧菁仙虽然只差四个奖座才能封超级红星,但她对艺人的演艺发展有观点。已在法国转换事业跑道的她说:“希望电视台不要把我下面的话当成批评。这是一个被电视台裁培长大成人、热爱表演的女儿的爱心发言。

“其实我一直以来都反对设立超级红星奖。我觉得有本事的艺人,每年都应该得奖上台,无论他是得了10座或100座奖。如果一名艺人永远都受观众喜爱,除了是本事,也是一个值得骄傲的事,那就让他继续荣耀下去。这样不但是对红星们的努力致敬,也是对新生代艺人的推动。

“我记得在我的年代,像我这样的新人获得十大,和郑惠玉、范文芳、陈莉萍、向云、郑秀珍、李锦梅同时站在台上时,既感到光荣又感动。当时的比赛感觉惊心动魄,很多人说残酷,但演艺圈就是这样精彩。没有胆量就去从事别的工作吧!”

欧菁仙支持有竞争力的比赛,也相信观众不要看分猪肉的游戏。“如果游戏越来越不好看,那真的要好好检讨。”

一半超级红星离开新传媒

超级红星们的“后超级红星”生涯过得如何?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发展状况。

扣除已退出娱乐圈的谢韶光,以及以家庭为主,遇到适合剧本偶尔才参演的黄碧仁,剩下活跃于演艺圈的有19人。

包括最新得主钟琴在内,还在新传媒的艺人有郑惠玉、周初明、向云、陈汉玮、王禄江、赖怡伶、戚玉武、黄俊雄、权怡凤总共10人。

其他九人如李南星、范文芳、李国煌、李铭顺、郑斌辉、欧萱、陈莉萍、瑞恩、白薇秀属于外面的公司或自主经纪公司。真正有走出或尝试走出本地的有范文芳、李铭顺和郑斌辉;李南星、李国煌、欧萱则积极开拓电视之外的领域;陈莉萍、瑞恩、白薇秀仍以本地电视为主。

换句话,超级红星诞生后,一半的艺人离开新传媒。

一名圈内人说,艺人总是要寻求更大的发挥和发展,所以这个现象意味着,一半的人觉得新传媒外面有更大的天空,只有离开才能追求更大的进步。

走出去才有路  

再来看看往外闯的人真的比留下来的人发展得较好吗?

在新传媒旗下的10人中,郑惠玉、周初明、向云、陈汉玮、戚玉武、黄俊雄戏剧产量、戏份和地位保持稳定,陈汉玮尤其抢手,剧集一部接一部,以他的实力最有机会打破入围和获得演技奖的纪录。

赖怡伶、权怡凤、钟琴则仍是主持界的三大女台柱,三人几乎瓜分自制节目的女主持,在收视上各有输赢不相上下。权怡凤、钟琴更常在主持奖项较量,目前权怡凤领先钟琴一个马鼻,两人都有机会创新(或打平)纪录。只有王禄江从主持转投演戏后,似乎声势缓了下来,不复往日的风光。

在新传媒外发展的九人中,陈莉萍、瑞恩、白薇秀主要在电视耕耘,陈莉萍的产量和表现保持稳定;白薇秀为家庭减产,曝光率也稳定;只有实力犹存的瑞恩从原来受力捧的当家花旦,大概因为形象负面,沦为雪藏品,近两年都没有作品,复出无期,快变成“纸上明星”。

其他人,郑斌辉从新人做起,专攻中国市场;欧萱从短片导演做起,逐渐转型幕后,起跑都见成绩。李南星、范文芳、李国煌、李铭顺这些年都在影视穿梭,尤其李范夫妻档在外地的号召力,至今没有本地艺人超越;李国煌的影视作品发展之均衡、频密,在本地也是领头羊。

比对两边成绩,留在新传媒的,除了戚玉武能兼攻中国市场外,其余人都是留在电视领域,想要在狮城和电视以外有成绩,似乎走出去才有路。

郑斌辉:留在原处难创高峰    

那么,超级红星应该走出电视台寻找春天吗?记者先问两位“模范新人”。

欧萱说:“要不要外闯看个人,艺人只需记得要不断学习和进步,进步是靠自己,不是靠别人。你的处境怎么样,不要怪别人。”对于她目前在电影界当短片导演起步不错,她表示是随心而欲。

郑斌辉觉得自己外闯没有什么大不了,但他同意,如果超级红星继续留在原处,很难再创高峰。

李铭顺也觉得,出走不出走在于个人,如果还没规划好就出走,不见得是好事。但如果出走,不是靠超级红星这个奖项。“希望得了超级红星奖后,不要迷失方向。”

欧菁仙说:“我非常鼓励艺人出外闯天下,娱乐圈本来就是一个充满挑战的行业。给自己一个机会展翅高飞吧!有很多本地演员都有红遍大江南北的潜力,只欠包装和有人脉关系的经纪人。”

向云则觉得,超级红星展现出各自独特的演绎个性,在电视台里有一定的地位。她也看到公司有为他们做事,相信如果能分配到合适的角色,以他们的经验,有机会再创高峰。

黄碧仁觉得,艺人行情下跌和剧本及制作走向有关,与超级红星奖项无关。她指出,电视台现在为了吸引更多观众而拍摄网络剧,熟龄艺人的曝光和戏份会较年轻者少,和他们是否超级红星反倒无关。她当年因和新传媒合约酬劳谈不拢,选择取家庭舍事业,过后遇到喜爱的剧本才复出,几部剧展现收视叫座力,但这两年有价无市,令观众觉得可惜。她说:“我一直没涨价,(没戏演)可能是没有适合我的角色。电视台优先照顾自家艺人是可以理解的。”

戚玉武则说,与其思考那么多关于奖项的事,不如想想怎么把新加坡电视节目拍得更好。“超级红星奖是影迷给偶像的肯定,但不是饭票,不能当饭吃,扎扎实实拍好戏更加实在。想出去闯闯就出去闯闯,不想闯留在新加坡拍也挺好。”

Source: Zaobao

Categorised in All Time Favourite Artiste Award, CH, 超级红星奖, Star Awards, Zaobao.